• 亲亲

    江南藜果

      亲亲,你走过了千重山,你涉过了万道水。可我,仍在你的视域之外。那牵引我们心情的,是什么样的一道目光?

      亲亲,我的焚琴烹鹤,可曾肥沃了你梦中诗篇?一切的罪,都愿由我担当;而你天使的羽翼,将翔于无尘的光华。

      亲亲,夜之露珠在你的心情里滴落,我没有一只洁净的容器可以承接啊。在无恙的风景里,那只蟋蟀曾有喜悦的鸣唱。

      亲亲,你的裙裾曳过了玻璃的心思,我把手搁置在房间的阴影之中。阳光下的那些鸟雀,渐渐远离了无际无涯的天空。

      亲亲,我会以什么样的姿势,将鲜花洒落下来?你的跫音从此停顿,仿若摩崖石刻风蚀的手迹,将你历史为另一种造型。

     

  • 吻别

      两片唇轻轻一触,你我就分别隔绝进两个不同的世界了。

      门外是迷朦的风雨、广阔的世界、你前行的路程和决绝的选择;门内,是依然的长夜、凌乱的缠绵之梦、玫瑰残落的心情和我骨立的忧伤。

      鼻息尚存你的温馨;而怀抱,早已清冷虚空,甚至不留诺言的空壳。要走你就走吧!嘴唇轻轻一触,你我就隔绝进不同的世界了。

      轻轻掩门,别惊动那些做着美梦的人们。带好钥匙,当你终于感觉到你的流浪有些寒冷,我幽暗、狭小而宽容的心灵愿再次做一个你的庇所。而你生锈的心门,对我紧闭又紧闭的那扇门啊,我又该拿什么的钥匙去开启?透过若隐若现的门缝,我看见的是如何一出悲惨的生离死别!

      然而亲吻是一戳印记,无论如何的轻浅,却已封存了灵魂的归属。当你远离的时候,它就是烽火,燎亮你远方如水的歌声;当我归航的时候,它就是座标,识记家园中你坚忍的守望。

      所以请忍受离别,忍受时空的巨刃切割灵肉,忍受无期的刑罚和渺茫的希望,忍受阴阳两界交接和拒斥的雷鸣电闪和大悲大喜,忍受天堂和地狱的边缘你我为人间之火煎熬的痛楚和涅 的欢乐。

      而两片唇轻轻的一触,足以熨平所有哲学和诗情的激动,慰藉俗尘中倦怠的肉休归于原初的宁静。

      无论你我身处多么遥远的异地!那是两扇篷门,轻轻一阖,煦攘而琐屑的世界就关在了身外,天地只为你我而完全。

               1993年春  《广东工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