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霸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o-logs/1515319.html

    霸权

    江南藜果

      某夜,本地一家大报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我的水边吧对本地传媒中人咬牙切齿,令同是传媒中人的我怫然作色,和她争辩起来。

      但是,这名大报工作人员举的例证我也想象得出来:在报社的餐桌上,娱乐版的人津津乐道,说起某歌星,说他牛什么逼呀,说我们想封杀他就可以把他给封杀了。

      我之所以完全想象得出那一桌的嘴脸,并且马上相信和我论争者所说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是因为传媒的的确确做过这类“封杀”把戏,比如央电视台的一些人就曾经“封杀”过李春波,把李在某部电视剧片头唱歌的视觉形象“封”掉,只剩下李的歌声,以致造成看别台播出的同一节目却看起来不同的活稽局面。

      最后能否“封杀”掉是另一回事。我这里要说的是传媒业中一些人的一点心态,这种心态和某大院看门的老头老太太没大两样:我把着这个门,我就有权在握,你一不顺我的意,我就可以刁难你。

      所以,传媒中人在外人面前往往牛逼烘烘。

      过去他们一般在一种人面前不敢牛逼,那就是高位者(因为那时任何一传媒所代表的都是某一级别的喉舌,所以对下一级别的官也是敢牛逼的);而今,他们对还有一种人也不敢牛逼了,那就是有钱人。

      于是,眼下的一些传媒人士一方面牛逼哄哄,另一方面却在权势和金钱的双重

    力量面前奴颜卑膝。

      他们的本能反应是,只有奴颜卑膝了,才有可能更多地为自己获取权势和金钱。

      获取了权势和金钱,他们就更加地牛逼哄哄起来。

      他们的心态就这样地恶性循环起来。

      在西方的“开放社会”,传媒被学者列为政府在立法、司法和行政之外的第四种力量。即使在那样标榜民主而各种权力可受相互制衡的社会中(传媒更是被视为对另外三种权力的重要制衡力量),传媒对人民的意识和观念的统治霸权仍受到警惕。

      而在我们正在开放而相对不够开放的社会,那些刚刚洗脚上田的传媒人士的霸权心态(这个词可能太温和和太学术了,简直不如写作霸道心态),更应该受到警惕,却事实上更少受到警惕,人们因习以为常而以为理所当然了。

      只要把这个职位当作升官或发财的机会,就不会想到传媒人士的社会责任了。

      转型期的道德滑坡使这些传媒人士堕落;而他们的堕落,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更推动全社会的道德滑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红包 2005-10-18
    发布会 2005-10-18
    亲亲 2005-10-18
    戏剧人生 2005-10-18
    鲁云龙 2005-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