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o-logs/1515313.html

    红包

    江南藜果

      在传媒界,一种观念变更正由潜而显地发生:传媒业由过去不容置疑的宣传业,转化为一种可以产生利润的产业。这是一个不计经济效益只讲社会效益的宣传业的产业化过程。

      市场经济中的产业,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

      在社会经济盛行“假冒伪劣”的大环境中,传媒也终于难免利令智昏。比如假广告。那些未经核实的房地产广告竟登上了党的机关报,以致一些受骗的消费者打官司时将党报作为证据在法庭上出示。

      党报在这样一种严肃场合出现,使它的严肃性未免显得有些滑稽。

      在传媒作为法人而具有利欲的情境下,传媒中的个人在经济利益驱动下拿红包也就令人理解了。

      我在一间电视台的直播节目中将红包现象首次说出时,据说身在演播厅现场的台领导邃然变了脸色。

      其实,隐瞒是无济于事的。广东那些热衷于在各种发布会、推广会、宴会、酒会之间提着礼品袋穿梭的记者和编辑们,可有一人肯否认自己拿过红包而不自惭?!

      就我本人来说,拿过最小的红包是五十,最大的是五百,一般一百至三百。

      所以,记者和编辑们只将他们工资单甚至加上单位奖金说成是他们的收入时,千万不可信。他们中一些人的“灰色收入”部分远远大于“透明收入”。所以,只要进入传媒业,一些人就能很快地富起来,就象进入官场一样。

      早在8年前我还在新闻系读书时,社会上的红包现象就足以令老师对即将去实习的学生说:别人拿你也只好拿,不拿反而不好,只是不要索要。

      我刚进入报社工作时,很难得到新闻线索,部门的负责人往往会给我一些文教和政府部门的请柬和通知。本来以为去这些部门的会议采访,不会有油水,不想竟也是有的,少则五十,多则一百。

      去年,中山大学一名学生跟我说起他的同学在香港《文汇报》实习,去某省民政部门采访救灾情况。逋到,好吃好喝接风自不必说,红包也是有的,到了夜间还赶赴歌舞厅,要厅方拿最好的“小姐”作陪招待!

      这名学生跟我说这些时,语气里很不是滋味。

      看起来,红包现象,应该从未出校门的学生正视起了,只要他有志于将来进入传媒界。  

    当然,红包在正规场合不叫红包,最多叫“茶水费”、更多的叫“车马费”、“交通费”之类。这听起来就好听多了,也叫人心安理得多了。

                       1995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霸权 2005-10-18
    发布会 2005-10-18
    亲亲 2005-10-18
    戏剧人生 2005-10-18
    鲁云龙 2005-10-18

    评论

  • 兄弟,失散多年,终于在搜索引擎找到你了,不过黄利果不好找,还是江南藜果厉害。

    不过看完你的blog想喷血,偶什么时候用啤酒逼过你来着?这不是明摆着公开冤枉偶嘛。

    有胆就打个电话给我,看我非拿酒肉撑死你不可。我的电话一直未变过。

    希望能等到你的电话,也该聚聚了。
  • 你好,老同事,很高兴看到你的文章,你在广州何处?
    回复林晓曼说:
    我在广州石牌东陶育路暨南花园15栋水边吧
    http://shuibianba.blogcn.com/index.shtml
    2007-05-05 17: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