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鲁云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o-logs/1515214.html

    鲁云龙

    江南藜果

      他派给中国人的名片的右上角,是大大的“鲁云龙”三个字,繁体。以下正式标着中文“姓名:”的,是一串长长的法文;再下边的“地址”一项也是,只有最后一个类似于“FRANCE”的字能让一些中国人懂,但他会解释说那地方离著名的诺曼底不远。

      他说自己属鼠,在法国学了两年中文,来中国云南大学学了一个月,但那里外国人太多,讲汉语的环境不好,所以出来走走。

      在云南他碰上湛江集邮协会的一名理事,成了朋友,就跟着来了广东。在深圳打的,司机也是湛江人,两个广东人说起白话来,鲁云龙居然说自己能听懂意思。然后,他被理事带到广州找他一个唱粤剧的朋友冯汉华。

      他进屋的时候,我们正要吃狗肉和喝加饭酒。那是1994年12月1日因美妙而难忘的晚上,在冯汉华剧团内陋而雅的宿舍里,我将酒倒入电炉上的沙煲里温,再加入生姜和红糖。鲁云龙看着,居然不感到奇异,但我知道他是第一回这么喝酒。他只是抓起酒瓶看了看,然后放心地笑着说:“只有17度。”说自己在云南喝过50多度的。

      酒热了后,我们碰一下杯,我说:“幸会,幸会”。他不懂,我一解释,他就一口将一杯酒干了,众人装出吃惊的样,他说:“才17度。”之后,他不断豪爽地主动和我们干杯,有时,我们说喝一半吧,他却说:“已经碰过杯了。”这派活象一个以喝酒浪费生命的中国北方人。

      他也象我们一样,对沙煲里的狗肉毫不客气,大快朵颐。边大嚼,还边向我们介绍:法国人是不吃狗的,因为法国人将狗当作人的朋友,你怎么能吃朋友呢?比如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吃了你呢?我们问他那你现在为什么吃?有心理障碍吗?他说这只狗不是他的朋友。我们就说:噢,明白了,这是中国狗,不是法国狗。

      他说《三国演义》时间到了,开了电视,果然。他跟着哼主题歌。他说他读过“一点”《三国演义》这本书,但只能够说出曹操、刘备两个人物来。他说还知道《西游记》。

      鲁云龙是知道《西游记》的。在来冯兴华宿舍之前的当天上午,他被湛江的集邮理事带去南方剧院看阿华主演《大闹火云洞》。阿华一下场,他竖起大姆子说:“MONKEY KING! MONKEY KING(猴王)!”搂着未卸妆的阿华就照像。他显出对中国传统地方戏钦佩而很有兴趣的样子,问这问那,还问阿华是怎样练的功夫。尽管他专门学过汉语,可惜谈到高深处,仍有语言障碍,阿华只得比划给他看。

      鲁云龙在法国不但读中文,还读历史、地理,还学英语、西班牙语,甚至非洲的一些语言。他说他就要去非洲了。他想了解全世界。

      在法国,他交的朋友中法国人反倒不多,多的却是外国人。

      我说我喜欢法国,喜欢巴黎,喜欢法国人,不喜欢美国、日本那样。他说,每个国家都有好的地方。他说有差别是好的,同一不好。

      我说是在文化方面说,他就同意了。后来,他甚至自己也说不喜欢美国人只顾赚钱,笑着说:“没文化。”他认为非洲一些国家和中国很有文化。

      但他对现在中国人也象美国人一样一心赚钱大摇其头。我说不全那样的。我说你看这里,我说的是很多人在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阿华的宿舍。他说:“对,这里有文化。但很多地方不这样。”

      问他学了那么多语言和文化,读完书后准备干什么,他说:“可能当导游。”

      阿华的女朋友小翠问他有没有女朋友,鲁云龙就说感情这东西应该长相厮守才可靠,而他自己喜欢一人个在外面跑,所以……小翠说中国人在男女关系上比较保守,问他法国人是不是更开放。不料鲁云龙却说中国人更开放,法国人保守,似乎很有体验的样子。

      他们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是在兰圃公园里叫国香馆的中国茶艺馆,阿华和小翠有心请鲁云龙领略中国茶艺。顺便说一下,阿华是精于中国茶道,而小翠是南派古琴的嫡传门人。

      那是在我们大伙喝加饭酒吃狗肉后的第二天。在去国香馆之前,他们去吃了川菜,问他辣不辣,鲁云龙说不辣。

      然后他们去国香馆。一进门,鲁云龙就表现得对所见一切都兴致勃勃。他对壁上挂的一幅大佛的照片就盯着看了许久。过小石桥,他也要说:这桥一定有悠久的历史了吧。

      在古色古香的茶馆里,鲁云龙看着他们弄茶,给他们照像,还感慨地说:“只有日本和中国才有茶道。”国香馆的香港人老板接口说:“日本茶道是从中国传承过去的。日本茶道只有五十年的历史,中国茶道却有五千年历史。”

      这里茶友的说话,非把鲁云龙唬得一愣一愣的不可。这可把小翠给累坏了。因为越说越高深,鲁云龙的汉语肯定不够用,小翠只得充当蹩脚翻译的角色。

      阿华和小翠重新把这些说给我听的时候,鲁云龙回法国已经离开中国8个多月了,不知现在他的汉语有没有长进,但有知道,如果他真做上导游的话,一定会是一个好导游。

    他回到法国后,给小翠和阿华寄回来4幅照片:他和阿华的合影、阿华弄茶和小翠嬉笑的合影、他本人在似乎法国某景的留影,还有一张是很漂亮的法国巴黎的标志物艾菲尔铁塔。

              1994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霸权 2005-10-18
    红包 2005-10-18
    发布会 2005-10-18
    亲亲 2005-10-18
    戏剧人生 2005-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