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官科3——耳

    Tag:五官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o-logs/1454060.html

      耳也是一个突出之官。在不明底细的人看来,耳的突出很有点尴尬和不伦不类,但正是这不尴不尬和不伦不类显出了此官的用心所在。它既要突出,又要扮出温良恭谦让的样子,于是尽管有成双之强大势力,也不惜退居两侧,然后不声不响地伸出来。

      耳永远不动声色。无论听到什么,它都会木无表情,哪怕动弹一丝皱纹。这正是为官至“老道”境界的涵养。在不动声色或者如某种戒律所说“喜怒不形于色”的背后,此官常常充满盘算--正在盘算或已经盘算妥当。天知道哪有那么多事好算计!

      耳的真正尴尬和不伦不类之处在于,它的突出部份正是无用之物,充其量只能是件装璜头面的摆设。真正发挥“听”之功能的部份却深藏不露,让人永远不明底细下去(除了通晓解剖学的医生之类人士)。但历史上总有人不以此为尴尬和不伦不类,而说它“深刻”。其实,对此官较公允的评价至多是“城府很深”而已。

      “忠言逆耳”到底是什么意思?说的是“凡忠言总会让耳不舒服”呢?还是“即使不舒服,耳亦会以此为忠”呢?直觉告诉我们,前者的表述具有客观性。因此,为了不使耳这一官感到不舒服,或者说为了尽量让此官自我感觉良好一点,我们往往没有忠言,甚至,我们会以不分时空一贯“忠言”者为“傻逼”。

      至于后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具有相当的主观性。忠与不忠好象都由耳说了算。当然,历史也会参与评说,但这个“历史”很有点不如指“未来”的意思,是很无把握的事。正因其主观性,我们说这一句话只表达了一种“良好的愿望”。愿望只能是愿望,与事实具有相当的距离。历史上,我们曾有过“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无则加勉”的良好愿望,结果却好像是以“人头落地”告终的。 

      耳在它发迹之前可能有所劣迹,还连累到别的原本清白之官成为协从。它拉眼睛兄弟下水,便充当了“耳目”的魁首。“耳目”绝对贬义,令人想起明朝的“东厂”和蒋介石的“蓝衣社”之流,以及所有的告密者和打小报告者。“耳目”的最终功用就是告密和打小报告,一告密和打小报告,就立即胁迫嘴兄弟成为从犯--如果说告密和打小报告是对于人类良心的一种犯罪的话。可见耳是如何爬上官位的;也可见既要想做官,有时候必要先做别的官的耳目,并且告密和打小报告。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官都是这样发迹的。比如还有一类叫清官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绿  洲 2005-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