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月之食,歪批四书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guo-logs/1451623.html

           日 月 之 食

       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

                      ——《孟子.公孙丑》

     

      一摞儒家经典,对于历史和现实的评估,总归扬古抑今的多。什么都是古人的好,政治、道德、人心、治安、礼貌、环保、世界和平等等,都是古人好。但翻遍四书,似乎没有提到过经济和现代化也是古人的好,盖古人那时候还不懂得有市场经济也,更不会赶时髦,事事追求名牌,要现代品味,所以也不讲究什么现代化也。

    但照孔孟之道来看,古人是十分讲究官僚作风的。盖这官僚从古到今国人洋人都未少过,伴随了人类的整部文明史,故是一个无所谓时髦或者过时的永恒话题。

    话又说回来,老孔和老孟老说古人如何如何,那时候考古学未必那么发达,古人实际上也未必真有那么好。我的猜想是,孔孟只不过针对当时的现实问题,提出作为努力目标的理想,为了更加膺服人必,就将这些乌托邦理想具体化到古人身上,好象实有其事。古人已经做到过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

    但无论古人现代人,人类的通病大概无人能够避免,除非那些极少数极少数可能具有特异功能的伟人之外,其实,大多数伟人多多少少也是有各种各样的毛病的。

    比如这腐败,有官僚的地方总不得不防。正当我们有目共赌中国这场反腐风暴的时候,我们还听到许多别的国家也正在进行清洁官场的运动,即使标榜为法制最发达的国家,也不时从高层传出腐败丑闻,比如正在调查的克林顿“水门”案。可见,无论最民主的国家,还是最先进的政党执政的国家,对于大大小小织成网络笼罩全国的官僚系统,清廉反腐这件事,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高度警惕,以防患于未然,如已有所患,则须亡羊补牢。

      孟子教导说,圣人也有过,有错误不怕,只要改正,改了仍是好同志。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且古之君子,过则改之。”但他接下来说:“今之君子,过则顺之。”说现在的腐败分子有了错误不思改正,反而顺着这错误一条道走到死,迷途不知返。这就不对了,孟子说的这种现象本身自然不对,如果我们照搬来厚古薄今,则更加不对了。在反腐中暴露出来的走上绝路者固然有,但我们还是要相信我们的同志大多数仍是好的,犯了错误也会改正的,况且我们实行的从来就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

      老孟他接着说:“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也,民皆仰之;今之君子,岂徒顺之,又从而为之辞。”

      意思是说:古代的官僚,有错误的时候,就象日食月食这种天文现象,光明正大,让人人都能看见,一旦改正了,因为日食和月食这种现象稀罕而壮观,人民都出门来抬起头来看,太阳和月亮重新出来了,人民就高兴得不得了,为之敬仰,山呼万岁;而如今那些当官的,不但顺着错做下去(自然总有一天会穿煲,所以是徒劳的),而且要找出种种理由说明自己这种错误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如果真要象今之君子这样,那可就太糟糕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